投稿人: ジャパンホッパーズ編集部(Japan Hoppers Editors) 26 Jul 2017

飽享流經大洲市的清流“肱川”

飽享流經大洲市的清流“肱川” © N. Nomura

提到愛媛縣,首先會想到的是四國最大的城市松山市,這是一座與代表日本的大文豪夏目漱石和正岡子規等人有很深淵源的城市。其次會想到以毛巾產地聞名的今治市,近年來正在成為鳥並海岸道路自行車運動的聖地。這次讓我們來到離松山市不遠的大洲市,為您介紹這里的“河上活動”。

大洲與肱川

從JR松山站乘坐特急列車約30分鐘就能到達大洲市中心的JR伊予大洲站。肱川有470條以上的支流,據說得名於它像手肘一樣蜿蜒的形狀。肱川自古以來就多發水災,大規模的泛濫曾多次侵擾到周邊地區。在存留有明治時代建築物的地區,可以看到石墻高高的地基下築有倉庫,這是大洲人與肱川共生的痕跡。這里有鮎魚、巖魚、大口大馬哈魚等豐富的河魚魚種,被泛濫河水滋養得肥沃的土地上種植著芋頭、白菜等農作物。另外,肱川也是重要的運輸航線,在搬運木材和生活用品等物資方面都有重要作用。

對大洲來說,肱川是不可或缺的。而對旅行者來說,這條河上最有趣的活動要數鸕鶿捕魚和槳板的體驗了。

大洲夏季的風景線“鸕鶿捕魚”

鸕鶿捕魚在每年的6月1日到9月20日這段時間進行,這項傳統活動已經持續了60年以上,是大洲夏天的一道風景線。鸕鶿捕魚是被稱為鵜匠的漁夫控制鸕鶿捕獵鮎魚的手法,由鸕鶿把鮎魚吞入帶回後再吐出,這種方法與釣魚和用網捕魚相比具有能不傷到鮎魚的特征。雖然鸕鶿捕魚在日本全國各地都有使用,但肱川的鸕鶿捕魚稱得上數一數二,與岐阜縣的長良川大分縣的日田川並成為日本三大鸕鶿捕魚。

18點30分。天還亮著的時候,鉆進停在河岸邊的屋形船。一邊觀賞船老大精湛的釣魚技術,一邊吃著滿是當地食材的便當。聽著船老大說話,吃著美味的食物,一眨眼太陽就落山了。靜靜流著的肱川,倒影出來的是華燈初上的大洲城和周圍群青色的風景。這樣的風光在這段時間也只有在大洲可以看到了。

過了19點,四周漸漸被暗色包圍。船老大說著“馬上鵜匠的船就要來了”,就聽到上遊的方向傳來了歡呼聲。接著在黑暗中出現了模糊的篝火火光。終於鸕鶿捕魚開始了。鵜匠乘坐的船上燃燒著篝火,明亮的火光照亮了隨著小船前行的5只鸕鶿。鸕鶿潛入河中吞下鮎魚,每當鸕鶿捕到鮎魚,鵜匠的船兩邊的屋形船就傳來一陣歡呼聲。作為對這些歡呼的回應,鸕鶿們一隻一隻不斷地捕獵著鮎魚。

火熱的篝火,鸕鶿潛入河中濺起的水花,為鵜匠叫好的陣陣歡呼聲。這就是近距離感受的肱川鸕鶿捕魚。

體會獨占肱川的奢侈,稍微早起一點的槳板體驗

觀看鸕鶿捕魚時體會到夜晚肱川的魅力,再來體驗一下早上的肱川吧。肱川水流平穩,水深也較淺,可以放心的享受各種河上活動。離肱川不遠的地方,有一處改造自古老民居的“大洲城町Guest House”,這里提供專為過夜的旅客準備的早晨的槳板體驗。Guest House的主人三瀨先生會細心指導,即便是槳板的初學者也可放心體驗。

早晨6點鐘,小鳥啼囀,附近的豆腐店開始配送。一邊打著哈欠一邊朝Guest House後面走上10分鐘。肱川掩藏在晨霧中,看起來多了幾分神秘。朝河灘下走,經過20分鐘在槳板上站立的站立後便出發。從這里向著大洲城出發,花上2小時慢悠悠的劃過1.5km。

首先映入眼簾的是懸崖上突出的一幢茅草屋頂的建築物。這是大洲市著名的觀光景點之一,被指定為重要文化遺產的臥龍山莊的茶室。從槳板往上看,可以發現這個建築是建在坡度相當陡的懸崖上的。從鸕鶿捕魚的屋形船上也能見到這間茶室,白天和夜晚給人的印象不同,十分有趣。

把自己交給流動的河水,聽著一片靜寂中的河水聲、風聲、河魚跳躍聲、鳥鳴聲,輕輕的傳到耳邊。能這樣奢侈地享受獨占肱川的時間,早起實在值得。沿著蜿蜒的河流前進,向著橋的方向,不一會兒就見到了終點的大洲城大洲城建在一座小高山上,從河上仰望充滿壓迫感。在槳板上仰望古城,這就是在日本,在大洲的體驗。

在大洲市體驗夜晚和白天的肱川上的活動感覺如何呢?來四國的時候,請一定來體驗一番。各活動的詳細信息請參考下面的鏈接。

鸕鶿捕魚
“大洲迂回”(從6月1日到9月20日)
http://www.kurarinet.jp/ozu-ukai/u-yoru.html(只有日語)

肱川槳板
大洲城町Guest House” (7月到10月左右)
http://ozu-shiromachi.com/



飽享流經大洲市的清流“肱川”: 形象畫廊


ジャパンホッパーズ編集部 / Japan Hoppers Editors

ジャパンホッパーズ編集部 / Japan Hoppers Editors

JapanHoppers編輯部介紹有關日本的最新情報。


標籤